当前位置: 主页 > 网站首页 >

科研人员已先受惠税负劳动高于资本尴尬将解

时间:2016-10-24 20:19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这意味着,中国未来有望逐步建立基本扣除+专项扣除的税前扣除制度,包括子女教育、职业教育、首套住宅按揭贷款利息等逐渐被纳入专项扣除项目。适时引入家庭支出申报制度,优化税率结构。 普华永道中国个人税务咨询合伙人张健菁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其实目前财
  这意味着,中国未来有望逐步建立“基本扣除+专项扣除”的税前扣除制度,包括子女教育、职业教育、首套住宅按揭贷款利息等逐渐被纳入专项扣除项目。适时引入家庭支出申报制度,优化税率结构。
 
  普华永道中国个人税务咨询合伙人张健菁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其实目前财税部门在平衡劳动所得税负和资本所得税负上已经采取了行动。比如今年9月财政部和税务总局联合印发《关于完善股权激励和技术入股有关所得税政策的通知》(下称《通知》),正是平衡劳动税负和资本所得税负一大举措,这减轻了科研人员等劳动所得税负。
 
个人劳动所得的个税税率最高能达到45%,而资本所得税率为20%,同样是通过辛勤劳动获取回报,但劳动所得税负却明显高于资本所得税负。这一现状将会改变。
 
  近日,国务院发布《关于激发重点群体活力带动城乡居民增收的实施意见》(下称《意见》),要求合理调节财产性收入。平衡劳动所得与资本所得税负水平,着力促进机会公平,鼓励更多群体通过勤劳和发挥才智致富。
 
  税务律师丁斌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目前个人所得税采取分类征收,在劳动所得方面,个人工资、薪金、年终奖税率采取七级累进税率,税率为3%~45%。个体工商户个税税率也采取累进税率,税率为5%~35%。而资本所得税率为20%,比如利息、股息、红利、财产转让所得等。因此劳动所得税率最高能达到45%,而资本所得税率为20%,劳动所得税负明显高于资本所得。未来个人所得税(个税)改革中,采取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改革方向,将会适当降低劳动所得税负,适度提高资本所得税负,做到两者平衡。
 
  在按家庭征收个税的大改革方向下,丁斌预计,未来劳动所得税负将会有所下降。
 
  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在今年两会上答记者问时曾表示,综合所得个税改革很复杂,因为要把个人所得收入,即11项分类所得综合在一起,然后再做一个不是简单的工薪项下的扣除,而是说要做分类的一些扣除。
 
  “比如说个人职业发展、再教育的扣除,比如说基本生活的这一套住宅的按揭贷款利息要扣除,比如说抚养一个孩子,处于什么样的阶段,是义务教育阶段,还是高中,还是大学阶段,要给予扣除。当然我们现在是放开‘二孩’了,大城市和小城市的标准,真正的费用到底是多少,也不太一样。税法也不能说大城市就多点,小城市就少点,总是要有一个统一的标准。还有赡养老人,这些都比较复杂,需要健全的个人收入和财产的信息系统,需要相应地修改相关法律。”楼继伟称。
 
  在上述《通知》出台之前,企业给予员工的股票(权)期权、限制性股票、股权奖励等,员工应在行权等环节,按照“工资薪金所得”项目,适用3-45%的7级累进税率征税;对员工之后转让该股权获得的增值收益,则按“财产转让所得”项目,适用20%的税率征税。
 
  而为了减轻股权激励获得者的税收负担,解决其当期纳税现金流不足问题,此次《通知》将上述工资薪金所得和财产转让所得两个环节征税合并在一个环节,且适用财产转让所得的20%税率。
 
  张健菁认为,这个《通知》就平衡了劳动所得税负和资本所得税负,消除了了此前个人行权环节劳动所得税负,统一采用财产转让所得税率。
 
  此前财政部税政司有关负责人在解读这一《通知》时表示,在转让环节的一次性征税统一适用20%的税率,比原来税负降低10-20个百分点,有效降低纳税人税收负担。这将进一步加大了对创新创业的支持力度,对于激励科技人员创新创业、增强经济发展活力、促进我国经济结构转型升级将发挥重要作用。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